<code id='ma40x'><strong id='ma40x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ma40x'><div id='ma40x'><ins id='ma40x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tr id='ma40x'><strong id='ma40x'></strong><small id='ma40x'></small><button id='ma40x'></button><li id='ma40x'><noscript id='ma40x'><big id='ma40x'></big><dt id='ma40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a40x'><table id='ma40x'><blockquote id='ma40x'><tbody id='ma40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a40x'></u><kbd id='ma40x'><kbd id='ma40x'></kbd></kbd>

      1. <span id='ma40x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ma40x'></i>

        <ins id='ma40x'></ins>
        <dl id='ma40x'></dl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ma40x'><em id='ma40x'></em><td id='ma40x'><div id='ma40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a40x'><big id='ma40x'><big id='ma40x'></big><legend id='ma40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ma40x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觀影評丨《行屍走肉》S10E11影評,背水一戰成功瞭嗎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再次確認過一遍後我可以說,本集確實好看(盡管仍有些細節上的小問題)。

          不僅因為E11全方位描述瞭一場小型戰鬥/戰役的爆發,更因為這集采取瞭《行屍走肉》歷史上不曾使用過的“戰爭”描述方式——不同於第三季鬥總督、第五季鬥終點站、第七八季鬥救世軍的某些模式,本集進一步淡化瞭交戰雙方的理念和信仰,而是用一種更為“古典”的語調闡述戰爭的原始面貌:不由分說的你死我亡。

          正因如此,本文也無需再嚴格劃分故事線,直接按時間順序講解即可。

          戰備

          一開場,貝塔正帶領低語者們抽取樹脂做“油彈”。

          從最後使用情況來看,低語者早已開始進行戰備瞭。

          由於沒能順利把伽瑪抓回來,貝塔“二當傢”的地位似乎下降瞭,阿爾法火速提拔瞭頭腦靈活的尼根作為自己的新副手(在阿爾法統治下,低語者族群裡確實沒幾個“聰明人”)。

          最直接的證據是阿爾法把“抽打自己”的殊榮交給瞭尼根。盡管尼根對阿爾法這種“抖M”癖好有些發憷,但誰讓阿爾法信奉“痛苦使我強大”呢?不光尼根得抽她,她還得換過來抽尼根……

          此外,尼根也得到瞭屬於他的屍皮,和阿爾法並肩前行。

          低語者驅使行屍大軍朝著山頂寨進發——在上集過後,阿爾法便已下決心要徹底踏平聯盟瞭。

          此時在山頂寨的小閣樓,尤金繼續著他與史蒂芬妮的“電波情緣”,兩人一邊調戲對方唱歌,一邊通過晚上看到的星星和衛星,明白瞭雙方距離並不算太遠。

          “我和你簡直是天作之合。”尤金情不自禁地提出瞭“網戀奔現”的大膽想法。

          網戀是一回事,奔現就是另一回事瞭,尤其還牽扯到雙方背後的社群……史蒂芬妮仍有顧忌,為瞭讓對方相信自己,尤金表態可以讓她選擇見面的時間地點。

          史蒂芬妮沒有再拒絕,因為她和尤金一樣渴望見到對方,等她和自己人報備後,就可以準備線下面聊瞭。

          亞歷山大的車隊來到瞭山頂寨,裡面有一張生面孔“瑪麗”,當得知她是低語者的反叛者和孩子亞當的親姨媽時,厄爾當即掐斷瞭她與孩子見面的可能。

          低語者遺棄瞭那個嬰兒,妻子塔米也被阿爾法砍瞭頭,和(同命相憐的)徒弟奧爾登一起拉扯亞當長大的厄爾,當然不會給什麼好臉色。

          傑瑞和凱利已經回到瞭山頂寨,同行的卡蘿爾卻不見蹤影,以西結知道瞭之前山洞裡發生的事,在達裡爾的舊營地裡找到瞭她……他覺得,現在的卡蘿爾需要一些安慰。

          以西結始終沒有放下這位老情人,在他情願陪自己喂蚊子的決心下,卡蘿爾總算動身去瞭山頂寨。

          由美子、盧克和凱利等人正準備出去營救瑪格娜和康妮,心急的凱利還和糾結的由美子吵瞭起來——然而她們已經沒法出門瞭。

          達裡爾和莉迪亞回來瞭,同時帶來瞭“低語者屍群來襲”的消息。

          低語者兵鋒直至山頂寨,贏面巨大,在戰鬥結果沒什麼懸念的前提下,尼根特地來向阿爾法獻計獻策,希望她別趕盡殺絕,還是“征服”更好,“讓他們投降、下跪,加入低語者。”

          不能說尼根一定對聯盟存有多少情分,但可以說,尼根依然秉持著“人就是資源”的理念。為瞭讓阿爾法采納意見,尼根給出瞭具體的戰術……

          如今山頂寨基本上是由美子在發號施令,她先向外派出瞭警戒哨,而後還要在緊急會議上平衡、統一內部意見:山頂寨位於低語者和亞歷山大之間,肯定會先受到沖擊(不能指望敵人繞路),低語者人(屍)多勢眾,多數人都想暫避鋒芒先行撤退,隻有厄爾等少數人希望硬碰硬死戰到底。

          死戰也要有死戰的本錢,此時山頂寨體格健全的能戰之人隻有幾十個,硬打是打不過的,更何況還要考慮孩子們的安危,肯定得撤退——至於接納、融合瞭神之國的山頂寨,為什麼隻有幾十名戰士,我就權當劇集“吃設定”瞭。

          大傢在“把孩子們送走”這一點上達成瞭共識,便先組織一支隊伍向海邊旅館進發。

          朱迪斯是孩子中唯一能戰鬥也想參戰的人,但她拗不過達裡爾叔叔的決定,還是坐上瞭馬車。

          然而他們晚瞭一步:出路被封、哨兵被殺,達裡爾一葉而知秋,明白其他路肯定也被封瞭,隻能原路返回山頂寨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達裡爾還認出瞭這種熟悉手段,自己就曾吃過相似的苦頭……看來尼根已經加入低語者瞭,地位還不低。

          戰前

          “護娃分隊”回來後,山頂寨眾人迅速認清瞭形勢:低語者已經離自己很近瞭,亞歷山大或海邊旅館的援兵沒法在敵人之前趕到,草率增兵還可能被低語者分而殲之,山頂寨隻能獨自應戰瞭。

          這是一場避無可避的戰鬥,要麼拼命,要麼等死,隻是他們勝利的機會非常渺茫,許多人覺得自己活不過今晚——這種情緒和氛圍,是接下去山頂寨眾人言行表現的大前提。

          瑪麗忍不住來看自己的侄子,被奧爾登阻攔瞭下來。伊妮德死後,奧爾登的狀態和厄爾差不多,他太明白自己和師傅有多不容易瞭。

          因此,奧爾登的態度和厄爾基本一致:你想留下來幫忙,請便,但孩子不是你的,永遠都不會是。

          以西結剛準備拿出亨利的盔甲時,卡蘿爾進瞭房間,他的甲狀腺腫大已經瞞不住瞭,卡蘿爾沒有說太多話,而是立刻推倒瞭他。

          “來一發”往往是疏解戰前焦躁情緒的好方式,而且以西結一直對自己不離不棄,心煩意亂的卡蘿爾也正需要好好發泄一番。

          兩人在事後談起瞭一些往事,特別是他們在神之國做“國王”和“王後”時的瑣事,一直籠罩在他們心頭上的陰霾顯然散去瞭不少。

          以西結難免認為,卡蘿爾是覺得大傢活不過今晚才和自己“舊情復燃”,這換來瞭卡蘿爾的反問:我們今晚會死嗎?(我們要好好活下去。)

          羅西塔跑來閣樓找尤金,意外聽到瞭史蒂芬妮的通話聲,對方一時受驚掛斷瞭通訊,氣得尤金立刻趕走瞭她。

          果不其然,等尤金再次呼叫呼叫史蒂芬妮時,對方沒瞭動靜。

          事後尤金在野外佈置電線,羅西塔又一次找來瞭——她在山頂寨最親密的熟人就是尤金,曾經的“舔狗”都敢兇自己瞭,而且還有瞭心上人,無論如何她都要來一問究竟。

          羅西塔甚至還撩尤金“要不要吻我”,結果尤金沒能下嘴……果然,他真的很喜歡那姑娘。羅西塔建議說:她喜歡你,你該更主動些,我還想見見她是何方神聖呢~我們不能自暴自棄,就算是為瞭那個女孩,我們也得活下去。

          莉迪亞在撫摸“H+L”標記時,卡蘿爾來到瞭她身邊——這個騙過自己的女人沒打算道歉,還說自己仍會殺瞭阿爾法,但此刻的莉迪亞無動於衷。

          “我不會恨你,甚至不會在乎你。”對於如今的卡蘿爾和莉迪亞來說,這樣坦蕩且沒有糾葛的關系,也許是最好的。

          而在外圍佈置路障的人群中,由美子和凱利也重歸於好。

          “我們會贏,會活下去,然後一起出去把親人們救回來。”此時,劇集又用瞭一個見微知著的小技法:樹林裡跑出瞭成群的老鼠,屍群快到瞭。

          至此,山頂寨的“戰前狀態”開始進入下一階段。

          該階段以尤金對著無線電唱歌拉開帷幕,在一段舒緩的慢鏡頭蒙太奇中,所有人都在做著最後的戰前準備。

          最令人矚目的,應數以西結把亨利的盔甲給瞭莉迪亞,以及達裡爾若有所思的決心。

          一曲唱畢,靜默的無線電中重新傳來瞭史蒂芬妮的聲音,而且還是尤金夢寐以求的歌聲……兩人互相笑著道瞭歉,還饒有興致的聊起瞭羅西塔——突然間,史蒂芬妮說出瞭一周後見面的地址。

          尤金沒法拒絕,更沒法說“不確定”,他希望前去赴約,也隻有答應赴約……正因為有瞭這個約會,心潮澎湃的尤金,前所未有地鬥志昂揚。

          達裡爾主動來和以西結搭話,兩人的雖然交流不多,但他們都認可對方是條漢子,於是達裡爾托付以西結,希望他在危急時刻能保護孩子們離開。

          男人間的誓約不需要說太多,說定瞭就會全力而為。

          朱迪斯就在不遠處看完瞭全程,她依然想參戰,達裡爾重新勉勵瞭她,並希望她能保護弟弟RJ……與此同時,朱迪斯有禮物送給達裡爾叔叔:縫上瞭新翅膀的夾克。

          這是本集中最暖的一刻瞭,還令我想到瞭《行屍走肉》第三季時達裡爾懷抱“小拽女”朱迪斯時的微笑……鮮艷的藍色翅膀披在達裡爾背上,也有瞭“新生”和“希望”的寓意。

          美滋滋的達裡爾很快恢復瞭嚴肅面龐,她要求朱迪斯,在必要時一定要和以西結走,無論自己有沒有出現。

          隨後,兩人相擁道別。

          夜幕即將降臨,達裡爾站在山頂寨的墓地前沉默不語,卡蘿爾出現瞭——該說的話不該說的話都已說過,此時此刻,她隻有一個請求:求你別恨我。

          “我永遠不會恨你。”這就是達裡爾的答案。

          盡管我們都知道達裡爾不會有生命危險,但本集還是像為他“安排後事”一般厘清瞭所有感情關系和心理障礙。

          黑夜已至,清空肅殺,達裡爾抄起武器,挪著尚不利索的腿腳出墻迎戰,無所畏懼。

          戰時

          山頂寨所有能戰之人都已在墻外列陣、枕戈待旦瞭——之前山頂寨的圍墻曾險些被推倒過一次,倚墻在內部防守就真的沒有戰略收縮空間瞭,因此隻能盡量依托陣型在外禦敵(更細微些的備戰問題就沒法較真瞭)。

          第一道防線,是高壓電線。

          如果行屍數量不多,僅靠電線就能阻敵,無奈低語者驅趕的屍群實在過於龐大,電線前的行屍積壓起來後,這道防線很快被突破瞭。

          第二道防線,是由鐵絲和木柵欄組合而成的“拒馬樁”。

          弓兵在後方遠程輸出,盾兵和矛兵(刀兵)靠前近距離輸出,可這條防線和之前的一樣,不能承受過多行屍連綿不絕的重壓。

          “拒馬樁”很快也要頂不住瞭,此時貝塔開始指揮投擲兵發射油彈,再由一旁的弓兵射箭點火。

          為啥是低語者發起瞭火攻?山頂寨不挖戰壕可以理解,畢竟缺乏時間和人手,但鋪設易燃物是很容易的,難道說物資儲備不足?我隻能理解為“放火”不足以阻擋行屍,萬一風向一變,還可能玩火自焚……

          尼根的“願望”落空瞭:阿爾法確實打算讓敵人加入低語者,不過是以行屍的身份。

          我們也別太指望尼根能發揮多大的作用瞭,此時的他就算真想幫聯盟也很難,隻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          山頂寨的守軍開始撤退,準備依托後面的防線繼續進行抵抗,但是“後院”也起火瞭……

          敗局似乎比預想中來得更快一些,山頂寨大概率是守不住瞭,接下去很可能會出現第四季監獄被攻破後的情境:幸存者們分批突圍,以期在低語者的包圍下逃出生天。

          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